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我曾寫過一些關於我的父母的文章,其中多是寫給母親的。其實,我也愛我的父親,愈老愛得愈熾烈,愈深沉。 父親身材瘦削,話不多,整天只知道默默地幹活。他是生產隊裡數一數二的棒勞力,挑擔、種地、養牛、燒磚、修房、造屋等,樣樣掉不到地上。很多年輕後生,在農事上常常向父親請教,他都給予認真指導,親自示範。正因為如此,父親口碑甚好,在村裡很受人尊敬。 父親不但事農的基本功過硬,還以勤勞著稱。父親天不亮就起床,踩著晨露去侍弄那些寶貝莊稼。在他的精心料理下,我家的玉米葉肥桿壯,小麥穗大粒飽,花生果多仁亮。日上三竿,母親做好早飯,站在村頭喊上一嗓,父親才扛著鋤頭,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進院子,露水打濕的粗布褲腳粘著泥星和草葉。在我的記憶裡,父親總是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我的視線裡,從春到夏,由秋入冬,年復一年。現在,我們弟兄幾個雖然在不同的崗位工作,但都很敬業,我想是父親對農業的敬重深深地影響了我們。 父親言語金貴,我們既敬又怕。那時,我不知道別人家的父親是不是也像他一樣在子女面前沉默寡言,嚴肅得孩子躲著走。有時,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惹父親不高興了,他突然一回頭,眉毛一挑,眼睛一瞪,話還沒有出口,我們就立刻木然,悄悄退到一邊,好幾天不敢放肆。 隨著年事漸高,父親一改過去嚴肅的表情,變得對我們格外溫和。每次回去探望,父親都主動打開大門,遠遠地到村口迎接。坐在熟悉而親切的小院裡,父親與我們有一句沒一句地拉呱,拿出家裡最好吃的“招待”我們,像母親一樣忙前忙後。昔日的那個嚴父形象蕩然無存,好像只存在於模糊的影像裡。每每與父親通電話,他的話也不多。問起他的身體飲食,他會響亮而簡短地回答:“我身體好啊,一頓喝兩碗麵條哩。睡得也好,躺下就著。不要替我操心,照顧好你們自己就中。” 這就是我的父親,樸實無華的沉默裡貯滿了濃得花不開的天倫之愛。咀嚼著這些父愛,我深深相信:父愛雖無言,無言藏大愛。